从湖北到湖南-旅游报告书2007年10月

可惜,计划是美好的,但爸妈反悔了,决定和我们一起行动。

“不是的……”阿浮突然变得有些深沉的对我说:“他们要爬山,没有你这么舒服得坐着大巴睡着觉。”

第五天 10月4日

长沙喜来登的晚餐非常的好吃!特别推荐!可怜我减去的肉都被这么一晚的狂吃给吃回来了。

从岳阳到长沙

今天要出发了,却突然多了几个人,原本快乐的家庭旅游因为那2个家伙的出现而变成了“游行”。

下午去岳阳的车,之前去了省博物馆。真是不错。8:30开的门,我已经等在门口了。9:30有著名的编钟表演。也是赶早场的去听了。在之前上海的记录片中,曾介绍过这个表演,说是有一位老者每次都静静的在一旁听着,沉浸在那古老的乐声中,他就是挖掘出曾侯乙编钟的考古者。很想去拜会一下这位长者,可惜没有遇到,看来是没有缘分了。有些遗憾。

在荆州等回武汉的车时,老妈开始抱怨本人糟糕的旅游计划:从荆州回武汉,再从武汉去岳阳。为什么不直接从荆州去岳阳呢?可以近很多啊!

第二天 10月1日

阿浮在耳边大呼小叫的,同鱼讨论着某某地名在游戏中见过之类的没有营养的对话。开始有些后悔选择同他们2人乘一辆车了。

事实证明本人的选择是正确的,当那4个傻傻的男人从山顶回来时,其中2个傻瓜满头的杂草,据说是爬了传说中的“清风峡”。按阿浮的话就是:什么鬼地方,都是荆棘,连条路都没有,居然还在地图上堂而皇之的标着。

在岳阳楼的旁边有小乔的墓。不知道是否是真的。据说在城外还有公瑾母亲的墓。从周家的家谱上,我也查过,说公瑾的墓在岳阳。但苍茫大地,要找到千年前的古墓谈何容易。

6个人睡2间车厢,原本是不可能的,但当真正床位的主人出现时,老妈严厉的眼神把那个可怜的家伙吓走了。早上起床才发现,那家伙同他的同伴6个人睡了1间车厢……

第七天 10月6日

真的是中暑了,因为连我最爱的牛排都吃不下了。

我就知道,这家伙一直对我抢了他的座位一个人睡觉不满!

从武汉到岳阳

原本计划买长途车去赤壁的,结果排队买票的人实在太多了,只能临时改为包车了,价格也算合理。

今天的计划是和爸妈分开活动,他们去橘子洲头,我们去湖南博物馆,最后在岳麓书院见面。

这次拖得时间太久,本人体力吃不消了。想想回来还有连续4天的加班,都要哭了。

真是抱歉啊!

一人赏爆栗一个,本人这么辛苦才来到这里,就算是假的,你们也要说是真的啊!

路上被众多看相算命的拖住,不加理会,只是有个家伙的话气我半死:“这位小姐,你一看就是个女秀才的面相”~~从湖北到湖南-旅游报告书2007年10月 。~~女秀才?!!我呸!!!秀才相当于现在小学毕业啊,什么话,说个状元呢,也不算过分啊!有这么招揽生意的么!!!!

第三座山,赤壁山。那里有公瑾的雕像和一个赤壁博物馆。不加评论。只是鱼的一句话比较经典,尽管有些气人“雅儿啊,也只有你才喜欢这种不男不女的东西~~”汗,解释一下,他指的是那个在博物馆里的蜡人~~

一早去了著名的岳阳楼,可惜长江上雾茫茫的,什么也看不清。据说当年鲁肃就是在这里注视着长江上的过往船只的。斯人已去,空留楼啊。

在去岳阳的路上,经过了临湘。过去这里都是一片云梦大泽吧,那些我熟悉并热爱着的古人们也这么走过么?

从龟山下来,大家都很累了,毕竟乘了一夜的火车再爬了4座山呐。可恶武汉糟糕的交通!!竟没有一辆出租车可以搭载我们的,统统的拒载!有些绝望的看着眼前的长江大桥,难道要我们走过去么?总比游过去强啊!这是小严的话。感谢上天把轮渡赐给了人类!最后,筋疲力尽的我们是轮渡过江再改搭公车才回到酒店的。再也没有人提起原本计划中的晚餐了。

在墓边,有一个守墓人,可惜无法用语言交流,无论用何种方言他都听不懂~~鱼偷偷的问我说是否这个人是鲁肃的后人。笨!鲁肃又不是外星人,怎么会语言不通?分明是鱼的湖南话不标准,或者说是那个守墓人是外地人,听不懂而已啊。

在龟山上逛了半天,好容易才找到那个已经很荒凉的墓,“第二个了~”我笑眯眯的对5个累趴在那里的人说,“听说岳阳还有1个~~~”

今天要去爬城墙了,坐了3个小时的车子才到荆州。原本三国时的城墙都已经不见了,现在留下的是明朝时修筑的。

要回家了,真是感动!

从赤壁到龟山

从武汉到荆州

去了湖南博物馆,结果买了一堆的青铜器,被迫回酒店放东西,结果因为太热,睡了会儿,没空去市博物馆了;

去了岳麓书院,发觉自己似乎是中暑了;

同样是6人出行,待遇是如此的不同。

鱼盯着展览馆里小乔的塑像目不转睛。真是~~~十足的色鬼啊!半晌,他才说了句让我喷血的话:小乔的脚似乎有些大啊……

从岳阳楼出来,我拖了鱼去找鲁肃的墓,第三个了呀!

拖着爸妈去了天心阁,多花了1小时,理由是老爸要拍照;

从乱哄哄的武昌火车站出来,心情坏到了极点。光出站就花了40分钟啊,拖着大小行李,呼前唤后的。武昌火车站正在大修中,所以也算是意料之外的灾难了。

没有去简牍博物馆,理由是没有时间了;

第一天 9月30日 – 10月1日

“我以为你只对公瑾和伯言的墓有兴趣,真没想到你是凡三国都通吃啊!”耳边传来阿浮冷冷的话语。

按小严的话就是,除了长江是真的,全是假的~

从上海到武汉

好容易从书院后门出来,上了岳麓山,抱着爱晚亭的柱子,本人再也不肯走了。开玩笑!35度的温度去爬山!会死人的!!何况山上只有那些民国时期的墓,没有兴趣!

爬下赤壁山,就看见了那个著名的“赤壁”2字。按鱼的话就是,汉朝怎么会有楷书呢?一看就是假的。

懒洋洋的太阳照在懒洋洋的我们身上,在古城墙上散散步是个不错的主意。荆州建设得不错,但可惜已经没有当年关云长的那种霸气了。有些无聊,毕竟在一个充满了仿照的古迹中,谁会感到有趣呢?但毕竟是来过了,至少在这片土地的深处,或许还有些昔日尚在徘徊着的英魂吧。

坐着晚些的车子到了长沙,当我抱着喜来登里柔软的枕头时,不禁发出满足的叹息。看来我还是比较适合舒适的生活的,找墓这种苦难的日子终究还是不适合我的啊。

从鲁肃的墓出来,已经很累了,但为了验证先前我对周瑜墓得推断,我还是拖着一伙人去了金鹗山,记得在某人的博客中曾看到过对周瑜墓的描绘。结果没有找到,被骂了一顿。

很累的回酒店,看了地图才发现似乎南湖公园的可能性更大些,但实在是没有力气了。也估计再也抓不到人肯陪我找墓了。有些遗憾。下次有机会再来吧。

第三天 10月2日

第二座山,忘记名字了。那里有诸葛亮的拜风台,已经变成道观了。难怪有人评论说《三国演义》中,诸葛多谋而近妖,所谓妖道么,也难怪千年后会变道观。

在此回答,从荆州只有一条路去岳阳,那就是著名的华容道~~

坐的是软卧,为的是节省时间。毕竟睡一觉起来就可以看见湖北的天空了。

赤壁出来,看看时间还早,决定去汉阳的古琴台,有当年伯牙子期的传说。可惜迷路了,到了龟山。原本迷路了再找路就可以了,但在龟山的地图上,我看见了某个熟悉的名字。哈哈哈哈~~~什么伯牙钟子期的,子敬兄,某雅来了!!!用正常人类的话就是,龟山上有鲁肃鲁子敬的墓。

真是,阿浮的冷言冷语比这傍晚墓边的阴风还要让人刺骨啊~~~~

第四天 10月3日

第六天 10月5日

从武汉到赤壁

终于到了赤壁,很是激动,毕竟向往了多年了,毕竟也是实现了的啊!

第一座山,凤鸾山,说是庞统的家在那里,祠堂门口的那棵树据说是他当年亲手植下的,也算是三国至今唯一的活物了。

问了些人,转了3,4个圈后,终于找到了。有些荒凉,但也算是至今为止我看到的最完整也最有可能是真的的墓了。

看着那些熟悉的名词,忍不住用相机狂扫了一遍各个指路牌。